《花瓶女配开挂了》第二百七十章 输赢

    中年男人的脸瞬间涨红,心里狂跳,哪里还有心思赌,忙起身避开些人,压低声音:“你是谁?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杨玉英莞尔,伸手叫了个帮闲的过来,耳语几句,塞给对方两钱银子,帮闲的点点头:“您放心,小的知道了,保准给您办好。”

    说完,一路小跑就出了门。

    杨玉英这才对中年男子道:“你若现在换个赌桌,坐在那边那一桌玩,玩够一个时辰,我保证,你担心纠结的那些事都会消失。”

    中年男人呆了半晌,整个人仿佛泄了气,苦笑:“要真能如此,筹码全输完了我也无所谓。”

    说完,就连挣扎都没挣扎,垂头丧气地被杨玉英拉着,走到周岩那一桌坐下,杨玉英就坐在他身边,状似给他当参谋。

    陈奇咬着酸涩的牙齿看这位能怒打妖魔的大师,特别乖巧地坐在椅子上,仔细和周围的赌客们询问各种玩法,心中只觉得有哪里不对劲。

    他好像是想找大师看看周岩有没有中邪?

    怎么看着看着,就看到赌场来?

    瞧大师兴致勃勃的模样,似乎还想鼓动人家无辜人士和周岩赌一局?

    呃,反正是赌场的赌客,似乎也不无辜。

    但是,刚才不是说此时和周岩赌,不可能赢的?为什么还要赌?

    陈奇脑子里浮现出各种各样的问号,心里忽然做了个决定,从今天起,他要开始讨厌那些说话说一半,就是不解释的人。

    转眼间,中年男人已经开始和周岩开了局,他心不在焉,频频出错,周岩却神色轻松,举止舒缓。

    赌局就这么不紧不慢地进行着。

    一开始赌桌上人不少,但是赌着赌着,不过一会儿工夫,整个桌上就只剩下杨玉英,中年赌客和周岩二人。

    连那些赌客们都不明白,怎么坐在这里就忽然觉得哪里都不舒服,不痛快,不自觉就没了兴致。

    虽然输得挺厉害,但还没开局多长时间,往日比这输得更大的都有。

    中年人也一连输了好几局,桌上的筹码肉眼可见地减少。

    杨玉英忽然抬头,对周岩轻笑:“你父亲几十年积攒下来的家底,让你全偷了来赌,连你母亲的嫁妆也被你拿走,你现在心里在想什么?”

    陈奇:!?

    闻言,他脸色瞬间煞白,不敢置信地看向周岩,虽然知道他拿走了家里的钱,但真没想到,他竟然把家底全掏空,还是偷拿的。

    周岩却是神色不动,好像丝毫也不放在心上:“早晚是我的东西,早一点拿晚一点拿又有何区别?反正他们知道了也不会到处去说,对我没影响。”

    “更何况,我又不会输。”

    周岩神色平淡得很。

    杨玉英点点头:“我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周岩是书生,本该最怕名声有损,但他父母显然不可能放任他坏了名声。

    陈奇:“……”

    明白什么?

    杨玉英忽然扬了扬眉:“你有没有想过你赢了这么多,应该把你父母的本钱还回去?”

    周岩颇为不耐烦地换了个姿势:“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他当然不会还。

    杨玉英想:现在周岩皮囊下面的灵魂千疮百孔,几乎变成个披着人皮的怪物,哪里还会关心父母的死活?

    陈奇站在一边看着,眼见周岩越赢越多,中年男子的筹码一口气输出去大半,急得他满头是汗,忍不住低声道:“大师,您到底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杨玉英想了想,最后还是道:“不是你说的,让我来给周岩驱邪?现在就驱邪呢,唔,驱邪前的准备工作。”

    陈奇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刚想继续问,只听外面忽然有吵嚷声传来,一个桃红袄裙,年轻又漂亮的小妇人进了门。

    那中年男人一看到小妇人,顿时先抬手去摸了摸头发,又整理衣服,随即身体一僵,低头嗖一下钻进桌子底下。

    “刘郎,刘郎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小妇人显然眼睛尖的很,一眼就看到那中年男人,冲过来跪在地上把人往外面拽。

    “你傻不傻?生意赔了便赔了,只要人是好好的比什么不强?我和儿子难道是只能共富贵,不能共患难的不成?”

    “别管你欠下多少债,咱们夫妻一起还,我的刺绣手艺你也知道,当初李大娘三十两银子收我一扇面,是你心疼我,不愿意我辛苦才不许我做,如今不过多绣几幅屏风,多做几身衣裳的事,有什么好为难的!”

    中年男子:“??”

    他慢慢从桌底下出来,张了张嘴刚想说话,杨玉英轻叹一声:“听说最近齐州晚上不太平,小嫂子这些时日一个人在家,怕是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那小妇人轻叹了口气:“可不是,家里没男人,就是不踏实,最近又闹贼,前日我和秦姐姐在家,就听见院子里有动静,出去一看,门都是开的,可吓死我们了,要不是秦姐姐机灵,自己打扮成男子,怕是那贼一见屋里只有我一女子,一幼童,绝不会那么容易就被惊走。”

    中年男子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忽然明白过来,脸色又白又黑。那日夜里他看到的那什么,其实是秦家娘子!

    杨玉英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,中年男子一缩头,趁着媳妇不注意,朝杨玉英拜了拜,求她千万别说出真相。

    如果让他媳妇知道,自己怀疑她有了别的相好,那……想到这些,中年男人就打了个冷颤。

    小妇人还当他没缓过劲,温柔地给他擦了擦汗:“走吧,回家,你这混账东西,亏了钱也不能动这歪心思,赌是那么好沾的?你就是赢了钱,我也不稀罕用,快跟我回去。”

    中年男子欲言又止,一步一挪地跟着走。

    他没有亏本,他做生意就是亏,从来也是小亏,从来谨慎得很,毕竟有媳妇有儿子,哪里敢胡来?

    但这话现在说出口,中年男子忽然有种不妙的预感,低头看了一眼,媳妇紧紧抓着他的手,那一双雪白的手带着暖暖的温度,着实让人心里直痒痒。

    算了,算了,反正也输了好大一笔钱,算起来这次的买卖也没赚多少,只当小亏一点便是。

    陈奇看中年男人和他媳妇远去,看得出神,杨玉英轻笑:“现在你可以拿你的私房钱,去跟周岩赌一赌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私房钱很少很少。

    杨玉英莞尔:“放心,这次你肯定赢。”

    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花瓶女配开挂了》,微信关注“优读文学 ”看小说,聊人生,寻知己~